国内企业干货先锋   首创知识共享平台

60万精英矩阵   4000+高端会员

旗下公号:企业家第一课企业家功成堂、粤商研究院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大头斯基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这套游击战方略,写进课本,深入骨髓,哺育了一代又一代跑路的人。

家里有矿的,竟然也跑了。

夏天的炎热,掩不住某机关干部小张内心的寒意,他购买的私募基金,控制人失联了。

基金是合法备案的,有正规的私募牌照,坐落于金融中心上海,背靠资产数百亿的阜兴集团。

阜兴集团做稀土生意起家,董事长是江苏80后首富朱一栋,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典型富二代,自己有学历,老爸有矿。

朱一栋学成归国,接班家族企业,大干快上,短短几年搞成了业务多元化的大型集团,旗下分公司近百家,员工3800人。

作为一名喝过洋墨水的新潮80后,老爸那种土老板,朱一栋看不上了,他有更高尚的追求:成为中国巴菲特。

他跑到上海注册了三家投资管理公司,均拿到私募牌照,几年来发行基金上百只,存续规模或达270亿元。

资本市场上的阜兴系迅速崛起,2016年9月,成功入主大连电瓷,同年11月,控股华闻传媒,隔年3月,拿下华塑控股。

春风得意马蹄疾,少年得志的朱一栋,出手阔绰,坊间传闻他曾购入4700万的阿斯顿马丁one77作为座驾。这方面,朱一栋显然超越了巴菲特,作为世界首富,巴菲特开的一直是福特车。

机关干部小张,就是被朱一栋的光环所吸引。巴菲特的故事谁不知道,50年前交给巴菲特1万美元,50年后变成了2590万美元。如今遇到了中国巴菲特,肯定要多投一些。

小张联合亲友同事,合计购买了阜兴集团旗下基金产品超过4000万元。

没想到,拿着洋学历的朱一栋,玩的竟然是做庄的土办法,左手成立私募吸收资金,右手入主上市公司抬高股价。他联合“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使用近500个证券账户,操纵大连电瓷股价,4个月内涨幅达到100%。

没想到,如此眼花缭乱的操作,竟然被深交所的大数据监控到了,调查组介入,朱一栋原计划的资产重组泡汤,大连电瓷连续跌停,操盘资金亏损达到5.51亿元。

没想到,在巨亏和重罚面前,立志做巴菲特的朱一栋,跑了。有人说他悄悄出国,有人说他已被控制;出事快2个月了,踪迹全无。

80后巴菲特的失联,苦了怀揣致富梦的投资人,机关干部小张的夏天,过得凉飕飕。

家里有矿都不靠谱了,这年头比矿更可靠的,只能是房子了吧。千万别马虎,一位坐拥广厦千万间的地产大佬,也跑了。

大勇是北京的一名拆迁户,手里握着几百万,放银行收益低,P2P风险高,大勇左思右想,准备投资商住公寓,日后可卖可租。

买房,当然要买名气大的,他看上了大名鼎鼎的“北京御马坊”。

御马坊位于北京平谷,项目总占地近5000亩,分成度假公寓和颐养中心两部分,定位相当高端,将建造最顶级的健康中心、中国首家成人贵族运动学校、奢侈品俱乐部、红酒庄园、先锋艺术剧院......

开发商是中弘集团,掌门人王永红,虽不是一线大佬,在地产界也是赫赫有名,他最成功的项目“北京像素”,京城里无人不晓。

王永红1972出生,是地产界的中生代,作为全国青联委员,他热心慈善,汶川地震捐了500万,玉树地震捐了1000万。

王永红旗下还有上市公司中弘股份,业绩相当不错,2017上半年,净利润2930.96万元,同比增加39.60%。

北京御马坊,是王永红重点打造的旅游地产项目,规划用心,投资巨大。这么优质的项目,自然被买房人争相抢购,一度以月销604套的成绩,冲到北京商住项目销售榜首。

买下北京御马坊,大勇心里踏实了,每天打打麻将喝点小酒,闲下来算算交房的好日子,美滋滋。

没想到,平地里一声惊雷,2017年3月,北京市针对商办市场,出台了严格规定:商业项目不得转住宅,销售对象应当是法人单位,银行暂停此类购房贷款等等。北京御马坊,一下子从香饽饽变成烂尾盘。

没想到,御马坊的麻烦,迅速扭转了中弘集团的大好形势,2018年4月28日中弘公布年报,称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7%、亏损达25.11亿元。股价应声下跌,目前已经不足1元,彻底沦为“仙股”。

没想到,乐善好施的王永红,拍拍屁股跑了,中弘股份称,董事长人在香港,忙着协调公司资产出售事宜,之前被曝出的王永红挪用60多亿资金的事,未有结论。

70后的地产大佬跑了,苦了憧憬美好生活的买房人,大勇东奔西走想办法退房,从春忙到夏。

矿不可靠,房子不可靠,因为玩这些的属于暴发户,兴也勃焉亡也忽焉。投资,要找品牌响亮的百年老店。

老孙是深圳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手里有笔大钱,却没有看得上的好项目。某天,一位线人介绍了一位能人,一起组了个饭局。

这位能人就是李勇鸿,社会我李哥,人狠话不多。

席间,李哥向老孙描绘了一幅美好蓝图:他马上要收购足球界的百年老店AC米兰,价格已谈好,7.4亿欧元,定金已交付。

AC米兰是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欧冠奖杯数量仅次于皇马,在国内有数不清的球迷。拿下AC米兰后,他就运作来香港上市,估值起码翻一倍,不出几年,就能净赚几十亿人民币。

聊起资本市场,李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业绩,著名妖股匹凸匹,就是李哥的手笔。他还控制着上市公司珠海中富,号称是“亚洲瓶王”,专为各大饮料品牌生产包装。

现在,AC米兰收购即将完成;可是,李哥还差最后一笔钱。李哥希望,老孙能拿钱进来,一起吃这块大蛋糕。

老孙是个机灵人,他不懂足球,不了解AC米兰,也不熟悉资本市场;但是,当听说珠海中富拥有不少土地时,老孙的眼睛亮了。

根据界面新闻统计,珠海中富目前有地产总面积 873,975.10 平米,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其性质基本为工业用地,少数为综合用地。其本部位于珠海横琴,占地270亩,实际有效建筑物不多,土地质量好,位置奇佳。

退役军人出身的老孙,觉得自己有足够能量,能把这些土地盘活,干成大买卖。

李哥豪爽地同意了,双方签了合计14亿元的协议,老孙陆续交了2.5亿定金,李哥答应把珠海中富的控制权卖给他,自己专心搞AC米兰这笔大买卖。

没想到,2017年6月银监会一纸禁令,要求各家银行严控企业境外投资借款,李哥的公司“浙江罗森内里”被点名,募集的资金无法出境。收购期限即将截止,迫不得已,李哥向美国埃利奥特对冲基金借了3亿欧元高利贷。

没想到,李哥炒股厉害,玩足球却不行。收购完成后,花了2亿欧元买球员,力度之大全欧洲数一数二。可是,大投入没能换来好成绩,AC米兰上赛季仅获第六,欧冠资格都没拿到,俱乐部价值一再走跌。

没想到,西方人合起伙来欺负李哥。欧足联调查他的资金,AC米兰因财政问题被禁赛;意大利媒体不停抹黑,说李哥资金链快断了;更狠的是美国对冲基金,因为李哥拖欠3200万美金,夺走了俱乐部控股权,把李哥逐出了董事会。

2018年7月27日,AC米兰易主,老板成了美国人。一年时间,收购球队加买新球员,李哥为球队花费了9.11亿欧元,一大半打了水漂。

李哥国外遭了殃,化作神龙,见首不见尾。老孙的好日子也没了,他收购珠海中富的事,一拖再拖,没了下文。交的2.5亿定金,变成了借款,至于哪辈子能还?等着吧。

80后朱一栋,70后王永红,60后李勇鸿,游击战高手,一代接一代。

游击战打的是土豪,朱一栋的私募基金,起投100万;王永红的奢华度假村,一套几百万;李哥的大买卖,忽悠的更是有钱老板。

自古以来,屌丝最不怕的就是游击战,翻开口袋让你掏,掏出大洋算你的。

可怜那些土豪,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满足,拿钱胡折腾,被打了游击,分了田地。

用阿Q的眼光来看,当一名屌丝,真好!

(文中小张、大勇、老孙皆为化名。)



相关链接

总统套房操控数百账户却巨亏5亿:

揭秘阜兴奇葩操纵案

腾讯新闻《一线》作者张琴

“461个账户、四季酒店、8888总统套房、高杆杆场外配资、爆仓并血亏5.51亿元……”将前述诸多元素联系在一起的,是一场颇为戏剧性的股票操纵案。

而这场股票操纵案的主人公,则是前期引起广泛关注的“失联”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和有“华北第一操盘手”之称的李卫卫。

8月14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市场禁入决定书,决定对对朱一栋和李卫卫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和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通过监管方面所披露的信息,“阜兴系”如何走向崩塌,而已经备案的私募产品又缘何会爆雷,足以窥见一斑。

激进的操盘手

朱一栋和李卫卫同属80后。此前有“华北第一操盘手”之称的李卫卫,1986年11月出生于山西,比朱一栋小4岁,为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二人的接触要从两年前说起。

此前2016年3月,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某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

不过,因为当时只是达成口头协议,朱一栋与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提及其担心刘某雪接触其他买家,致使收购无法顺利进行。

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可先在二级市场买入,并称其认识做市值管理的操盘手,可以安排专业人士操盘。随后,朱一栋指示郑卫星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

2016年6月,经郑卫星引荐,朱一栋开始与李卫卫合作,希望李卫卫帮忙在二级市场拿到更多的筹码,并配合其做大上市公司市值。

于是,郑卫星负责与李卫卫对接配资合作事宜,双方签订理财协议。双方的合作模式是,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而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

双方合作之初,李卫卫在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北京安联大厦2112室组织员工利用配资账户下单交易“大连电瓷”。但是令阜兴方面没想到的是,在此过程中,李卫卫却私自提高配资杠杆比例,使用阜兴集团的保证金和配资资金交易其他股票,并修改账户密码。

因此,为了方便监督李卫卫等人,2016年10月之后,郑卫星将李卫卫等人安排到上海富建酒店交易,阜兴集团也安排了专人进行监督。

但未曾想到,李卫卫仍未改变此前做法,至此也推倒了“阜兴系”坍塌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

到上海操盘之后,因李卫卫仍然私自提高配资杠杆交易其他股票,导致2016年10月底至11月初“大连电瓷”的盘面表现不稳,股价在多个交易日因资方强行平仓大幅下挫。

因此,阜兴集团利用自身管理的资管产品户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护盘。

总统套房内的股价操纵案

盘面上的不稳定状况,令朱一栋等人感到惊慌。

为方便李卫卫到阜兴集团就交易“大连电瓷”进行商谈、对账,开展交易等事项,2016年10月31至11月21日,阜兴集团安排李卫卫在上海四季酒店常住,相关费用由阜兴集团支付。

据悉,2016年11月,阜兴集团采购40台联想X1型号笔记本电脑、120套无线网卡和40台无线路由器,供李卫卫等人使用,并将交易地点设在富建酒店8888总统套房。

腾讯新闻《一线》查询发现,富建酒店为上海五星级酒店,而总统套房价格约为1.47万元一晚。

李卫卫并非一人入住,此间,李卫卫还安排随从、保镖、交易员等入住高档酒店。而这些人员的餐饮和住宿费用均以李卫卫的名义挂账阜兴集团。

此外,郑卫星、李卫卫在富建酒店接待配资方等相关费用均被酒店以阜兴集团郑卫星或阜兴集团李卫卫的名义挂账处理。

不过情况并未得到扭转。

2016年11月中旬,郑卫星与李卫卫到阜兴集团与朱一栋对账,期间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其操作。2016年12月上旬,朱一栋相继决策发布2016年度利润分配高送转公告和大股东意隆磁材二级市场增持公告。

但在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间,李卫卫仍然通过高杠杆配资私自交易其他股票,2017年2月底,因相关股票连续跌停,致使李卫卫配资账户全面爆仓,配资方将相关账户中持有的“大连电瓷”强行平仓。

在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大连电瓷”连续跌停。大连电瓷于3月2日紧急停牌,并公告宣布实施重大资产重组。

证监会方面透露,在此期间,阜兴集团、李卫卫交易大连电瓷股票,先后涉及控制使用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世杰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越大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25个机构账户,和万某、蔡某升等436个个人账户。

而经不完全统计,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阜兴集团控制的个人银行账户共计向李卫卫控制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7.46亿元,向其他李卫卫合作配资方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9.21亿元。

但股票操纵的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自2016年3月开始,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

证监会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并发布公告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为了给各位读者朋友带来更多优质内容,也方便大家更好的领取干货资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企业家第一课”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