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如何存在?#

2010-2017年是资管的大时代,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总规模花了七年时间,从十万亿元扩张到百万亿元。但是,这种指数式增长累积起来的规模却让人有种不真实感。

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这七年内,平均增速只有10%-12%,居民可理财性收入总量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增长。这意味着资管规模的增长主要靠实体和金融机构。

2014-2016年是资管行业管理规模增长,发生质变的关键时期。

这时,连续的货币宽松虽然给了银行流动性,但没给银行优质的资产;金融监管虽然管好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没止住套利的盛行;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虽然降低了,但资本的投资回报率一直萎靡。

于是,企业不干实业扩规模,金融机构互买套利。同业理财、集合、定向、专户类资管大幅扩张,通道非标膨胀,信用利差和期限利差创新低。资管大时代与债券大牛市同时来临。

风险也开始滋生。

理财与券商资管做期限错配、加杠杆、买垃圾债,让资产端不断蚕食流动性,负债端被绑架,金融系统暴露在紧绷的流动性风险下。

信托、私募为代表的杠杆配资的起与落,孕育了股票市场的波澜壮阔,见证了快速的牛熊切换与泡沫的成破。

保险资管背离保险原则的不规范发展,让险资举牌一度被推上风口,带来了门口的野蛮人之争。

这些大事件将资管野蛮发展带来的风险暴露在了阳光下。

于是,随着经济企稳,政策重心开始转移,防风险严监管成为主心骨。金融监管机构发布了一堆文件,打出了一记以资管新规为主,同业、非标、通道监管等监管为辅的组合拳。

百万亿元的资管格局面临重整。刚兑不再,资金池不再,通道不再的禁令让不少机构和从业者一筹莫展。

传统的刚兑型机构要开始真正地思考如何做净值型产品,而传统的净值型机构要思考如何面对更加严酷的竞争。以非标为生存基础的机构要思考如何在新约束下找到新的业务模式。

资管的大时代、好时代似乎要就此终结!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所听到、所感受的情绪和故事,其实并不是事情的全部。在严监管后,的确大多数机构的业务都没有以前好做了,但总有一些机构与众不同。

很多人说难募集资金,但还是有机构规模逆势扩张。单日募集资金几十亿到几百亿元的机构依然存在。选对了业务方向,安定守分的“老实人”在这一轮严监管浪潮中受到的负面影响微乎其微。

所以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大资管时代没有落幕,只是换场。觉得结束,只是因为没看到未来的方向。

由青年学者李奇霖、刘文奇和钟林楠撰写的《大资管时代——危机与重构》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上述疑惑。

它分为机构篇与业务篇两部分,涵盖了信托、券商资管、银行理财、公募基金、保险资管与私募基金六大资管机构,也包括了委外、ABS、代销、FOF与不良等主要的业务方向。

刚毕业或有意从事资管行业的读者,可以在书里看到想要了解的资管机构的基本业务构成与基础知识;已经从业若干年的读者,可以在书里看到监管对业务模式的冲击和改变,以及更为重要的对未来新业务方向与业务模式的思考。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购书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