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场外配资   炒股  协议无效

裁判规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国家禁止场外配资炒股,故双方协议无效。

案由】合同纠纷

指导案例

韩乐与浙江唯品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102民初3281号

原告:韩乐,男,1987年3月25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

被告:浙江唯品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赞成中心东楼1303室。

被告: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入驻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操戈。

原告韩乐与被告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于2016年8月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姚炜强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审理中,原告申请追加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趣操盘公司)为本案被告,本院准许后,依法通知前海趣操盘公司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因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下落不明,本案裁定转为普通程序,由审判员姚炜强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王明珠、李慧组成合议庭。后被告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浙江唯品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品会公司)。本案于2017年3月6日、同年6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韩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袁家兵,被告唯品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钱小宁、刘安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经本院公告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唯品会公司答辩称:被告唯品会公司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实际扮演的是类似银行的角色,被告唯品会公司自始至终服务的是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协助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与原告完成资金交易,鉴于合同的相对性,被告唯品会公司与本案所诉没有任何法律关系,被告唯品会公司作为本案的被告主体不适格,被告唯品会公司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视为放弃答辩权利。

原告韩乐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被告唯品会公司为证明自己的抗辩,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支付业务许可证,证明:(1)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并且已合法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按照法律法规从事网络支付业务;(2)营业执照中明确显示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电信增值业务、支付清算系统的设计、开发及相关技术服务等,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并不提供配资等金融服务。

2、前海趣操盘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地址/域名信息备案情况网络截图、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前海趣操盘公司相关证件齐全,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与前海趣操盘公司签订相关合作协议前已经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有充分理由相信前海趣操盘公司是合法成立的法人主体。

3、网络支付服务协议、电子/网络支付服务协议解除通知书,证明根据《网络支付服务协议》名词定义及第一条相关约定,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前海趣操盘公司申请,为其开立具有记录前海趣操盘公司资金交易和资金余额功能的电子账簿,并为其提供网络支付服务,根据《网络支付服务协议》附件一《网络支付账户开通确认单》中服务项目一栏显示,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向趣操盘提供的服务仅限于网银支付、代发(普通)、手动提现、退款。据此,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并不参与前海趣操盘公司的经营活动,仅为其提供网络支付服务。2015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5)第43条),根据该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支付机构不得为金融机构,以及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信托、货币兑换等金融业务的其他机构开立支付账户,鉴于该项国家政策变更,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根据《网络支付服务协议》第九条之约定,于2016年2月18日向前海趣操盘公司发出《解除电子/网络支付服务协议解除通知书》,通知前海趣操盘公司自2016年3月21日解除双方签订《网络支付服务协议》。

4、贝付交易系统查询订单,证明针对原告提交银行历史交易明细,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调取了与该明细信息相对应的原告与前海趣操盘公司的资金转移订单,从订单显示的内容来看,原告的资金从招商银行划出,转移至前海趣操盘公司在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处开立的支付账户,无论是单笔交易的金额、时间,还是原告转移资金的总金额,都能与原告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相对应,据此,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原告与前海趣操盘公司的资金交易中仅作为中介结构,为前海趣操盘公司开立账户,提供网络收付服务,并不实际参与原告与前海趣操盘公司交易活动。

5、前海趣操盘公司的提现流水,证明该账户现在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的支付账户下余额仅为2.68元,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与前海趣操盘公司已解除协议,故不存在资金往来。

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

原告韩乐、被告唯品会公司提交的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被告前海趣操盘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质证权利。原告韩乐、被告唯品会公司的质证意见如下:

被告唯品会公司对原告韩乐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的三性均不予认可;对证据3认为是手机截屏,对其三性均不认可。原告韩乐对被告唯品会公司公司提交的证据1、2的三性无异议,认为前海趣操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崔操戈,开户银行是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龙岗支行,账号是75×;×;×;59,该账户应属于前海趣操盘公司与唯品会公司之间规定的交易账号;对证据3的三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唯品会公司仅仅是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证明目的;对证据4的三性无异议,与原告的付款凭证相对应;对证据5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合法性不予认可,认为这属于违规操作行为,不合法,其不应该将款项打至个人账户,尤其是法定代表人崔操戈的个人卡。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案件事实如下:

2015年6月9日,前海趣操盘公司(甲方)与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乙方)签订《网络支付服务协议》一份,该协议约定:乙方为甲方、用户使用乙方的服务提供高质量的网络传输加密通道,包括为甲方提供信息传输的接口规范、配置安全传输协议、设定后台管理权限等;乙方根据本协议的约定为甲方创建相应贝付账户和贝付支付账户,提供相关网络支付服务,甲方的具体服务项目及内容依本协议及附件(一)约定确定;乙方提供的网络支付服务仅能用于附件一中的约定业务及网址等。该协议还对“网络支付服务”、“提现”、“代发”等名词进行了统一定义,并对服务开通、甲方权利和义务、乙方权和义务、关于快捷支付服务的特别约定、退款处理、责任限制、责任限制、商业秘密、违约责任、协议解除、纠分处理、其他事项等进行了约定。该协议的附件一,即《网络支付账户开通确认单》,该确认单基本信息中载明:商户名称为前海趣操盘公司,贝付支付账户为258×;×;×;@qq.com,开户银行名称为中国银行深圳市龙岗支行,银行账户为75×;×;×;59等内容;服务项目中载明:网银支付手续费为固定费率0.2%,代发-普通手续费固定2元/笔,手动提现手续费固定5元/笔,每日提现限制次数为3次/天,退款手续费免费等内容。

2016年2月18日,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因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向前海趣操盘公司发出《解除通知书》,通知前海趣操盘公司原协议自2016年3月21日起解除,要求前海趣操盘公司于解除日前将其账户中的所有款项取出,否则将于解除日将其账户中的所有款项退回至其银行帐户内。

浙江贝付科技有限公司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变更为唯品会公司。

二、驳回原告韩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042元,由原告韩乐负担739元,由被告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负担6303元。

原告韩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申请退费;被告深圳前海趣操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应负担的诉讼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姚炜强

人民陪审员王明珠

人民陪审员李慧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六日

书记员戚文竹

编辑:刘祥琴整理